首頁 > 美文欣賞 > 正文

回眸泉城謝劉鶚

發布日期 : 2019-06-26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陳培瑞
  吾為泉城人,自然對泉城有一種情懷和榮耀。經常幻想變成上古時代人,親眼看看“舜耕歷山”;幻想變成齊國人,當面問齊王為什么不把國都設在濟南;幻想變成唐朝人,親眼看看秦瓊怎么賣馬;幻想變成宋朝人,見證曾鞏怎樣尋找泉城“水脈”;幻想變成清朝人,親眼看看丁寶楨在“城頂”斬首太監安德海;幻想變成晚清人,跟隨“老殘”去明湖居聽鼓書。然而,這只是幻想。人生不過百年,只能見證歷史的一瞬間,大量的歷史還得靠先賢的記載得以流傳。濟南的歷史得以延續,我們得感謝幾位關鍵人物:“舜耕歷山”、閔子騫的孝慈故事,多虧了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的記載;濟南“泉脈”,多虧了酈道元在《水經注》中的記載;濟南的名詩、名詞、名聯,多虧了杜甫、曾鞏、張養浩等詩詞大家的神來之筆;描繪濟南的名畫《鵲華秋色圖》,多虧了趙孟頫的筆墨丹青。
  在泉城人要感謝的眾多先賢中,要論全面描敘泉城風貌的第一人當推劉鶚。
  劉鶚是晚清小說家、詩人、音樂家、醫生、企業家、水利專家、慈善家,他的《老殘游記》將晚清時的濟南風貌化為永恒。我們今天津津樂道“家家泉水,戶戶垂楊”,得感謝劉鶚的記載。
  一謝劉鶚:他為我們留下了一幅老濟南的山水畫卷。“老殘”把濟南的景點看了個遍,如趵突泉的“噴泉若輪”“金線蕩地”,黑虎泉的“虎頭牽龍”,護城河的“泉水湛清”“丈高水草”,千佛山興國禪寺的“香火繚繞”,并且聽到了經聲佛號。在大明湖,他游覽了歷下亭、鐵公祠,品嘗了蓮蓬,看到并記下了佛山倒影:“只見對面千佛山上,梵宇僧樓,與那蒼松翠柏高下相間,紅的火紅,白的雪白,青的靛青,綠的碧綠,更有那一株半株的丹楓夾在里面,仿佛宋人趙千里的一幅大畫,做了一架數十里的屏風。”這般仙境勝景,我們再也看不到了。
  二謝劉鶚,他為我們勾畫了一幅老濟南的風土人情畫卷。“老殘”住的是普通旅館“高升店”,走過“小布政司街”“剪子巷”“西更道”等街巷,乘坐的是一葉扁舟,看到了“家家泉水,戶戶垂楊”。還在大明湖南門前的路上看到了“人煙稠密,也有挑擔子的,也有推小車的,也有坐二人抬小藍呢轎子的。轎子后面,一個跟班的戴個紅纓帽子,膀子底下夾個護書,拼命價奔,一面用手擦汗,一面低著頭跑”。同時,他也看到了不文明現象:在街上亂貼小廣告;“明湖居聽鼓書”,轎夫撞倒幼童逃逸,孩子媽媽“牽著孩子,嘴里嘰嘰咕咕罵著”。還看到歷下亭的“油漆已大半剝蝕”,古水仙祠里的破匾和明湖門外的破房子。這些描述讓我們看到了清末濟南的蕭條。
  三謝劉鶚,他為我們記錄了老濟南民間藝人黑妞、白妞演唱鼓書的精彩場景。對音樂的描寫是劉鶚寫作手法的一絕。一般來說,用語言文字描寫具體事物相對容易,因為有形體可循,但將抽象的音響描繪出來,難度極大。劉鶚將豐富的想象用貼切的比喻、清新的詞匯,從不同角度把虛無縹緲的音響化作鮮明的形象再現出來。他寫白妞演唱:“聲音,初不甚大,只覺入耳有說不出來的妙境。五臟六腑里,像熨斗熨過,無一處不伏帖;三萬六千個毛孔,像吃了人參果,無一個毛孔不暢快。”他寫白妞音調清脆甜潤、唱腔回環轉折,用“鋼絲拋入天際”“峰巒重疊的泰山”“盤旋于山腰的飛蛇”“在塢春院的鳥鳴”等具體形象的比喻,真切、形象、生動地描寫出來。劉鶚這段對音樂的描寫是繼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之后描寫音樂最精彩的篇章之一,為我們研究濟南民間文藝提供了真實案例。
  劉鶚何以把老濟南勾畫得如此精妙傳神?究其原因,除了他知識博雜、通曉醫學、具有音樂素養之外,還與他具有濃厚的濟南情結是分不開的。他曾受河督吳大澂之邀,在黃河鄭州段決口處指揮民眾搶險,很快合攏決堤。也曾被山東巡撫張矅委任為黃河下游提調官,測繪河道,足跡遍布曹州、東平、歷城、長清、齊河、博興等黃河沿岸城鎮。他對濟南的山水風光、市井民俗、古跡、街巷諳熟于心,用幽默、潑辣、細膩的筆調,勾畫出晚清濟南府的山水、民俗和音樂畫卷,向歷史名城奉獻了一筆寶貴的文化遺產。泉城父老永遠感恩、懷念、紀念他。
香港赛马会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