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深入一步的思考與研究

發布日期 : 2019-06-17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劉建國 泰安第六中學校長
  教育者要遠離浮躁,靜心思考和研究。只有深入思考,在研究中思考,才會真正把握教育規律,教育教學也才會符合教育規律。
  我經常聽到領導這樣講:“要按照教育規律和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辦教育。”剛開始,我對這句話并沒有多少體會,因而沒有太多思考,只是覺得這句話非常正確。后來,聽的時間長了、次數多了,一個念頭突然閃現在腦海里:教育規律到底是什么?我能不能用幾句話簡明扼要地說出來?這一自問、反問,反而難住了我。腦海中好像有,但不能用語言清晰地表達出來。
  我問身邊的人:“教育規律是什么?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是什么?”很多人和我一樣,也是懵懵懂懂、模模糊糊,似乎知道但又說不出來,有點云山霧罩的感覺。多次請教別人未果之后,我想:不如把這個問題拋給教師們,讓他們自己去思考、探索和發現。
  教育規律是否就在身邊?大家在日常工作中有沒有遵循教育規律?為什么初二就要開展青春期教育呢?為什么要為14歲的學生舉辦“青春禮”儀式活動呢?教育規律是不是早就存在于日常的教育活動中而我們卻熟視無睹呢?帶著這樣的想法,我開始閱讀一些古今中外的教育名著,如《論語》《教育是什么》《陶行知教育名篇》《杜威與民主主義》《跟孔子學當老師》《跟蘇霍姆林斯基學當老師》等。慢慢地,腦海中的東西逐漸呈現在眼前,我感到越來越清晰。“學而時習之”“學而不思則罔,思而不學則殆”“循序漸進,切忌一口吃個大胖子”“因材施教”“分層教學”“幼兒養性、童蒙養正、少年養志、成年養德”“不憤不啟,不悱不發”“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”“道而弗牽、強而弗抑、開而弗達”,等等。經過一段時間的閱讀、思考,我頓悟了:噢,原來規律就在我們身邊。我們做過的很多事情都是符合教育規律的,只不過我們沒有發現,只是原來怎么做的,現在還是那樣做,根本沒有思考為什么要這樣做。倘若思考了,便知道教育規律在哪里了。
  教育規律有理論支撐嗎?在已經知道的這些規律背后有沒有科學依據、理論支撐呢?于是,我把理論揭示的道理與規律進行對照、比對,慢慢地發現,有些規律真的是理論和實踐的高度融合。例如,“溫故知新”與艾賓浩斯遺忘曲線特別匹配;“學而時習之”與過度學習理論特別吻合;“跳一跳摘桃子”又與最近發展區理論有同頻共振之妙;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還與“多元智能理論”契合;“金字塔學習理論”則告訴我們,學生最好的學習方式是學會了講給別人聽;“建構主義學習理論”認為,學習是個體主動建構自己知識的過程,只有喚醒學生的內動力,學習才會持久深入。經過仔細思考、深入研究,我才發現,規律之所以成為規律,是因為它的背后有科學理論的支撐。理論只有與實踐相結合,才具有更強大的生命力。
  怎樣才能讓教師們也行動起來,尋找教育教學規律,自覺地用規律來指導自己的教學實踐呢?首先,我把找出來的規律分成“教育”和“教學”兩個方面。例如,“教育”的規律有“有教無類”“取法乎上,得乎其中;取法乎中,得乎其下”“好孩子是夸出來的”等;關于“教學”的規律有“教學相長”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”等。只要召開全體教師大會,我就給教師們講述我的發現,同時要求每人貢獻一條關于教育教學的規律。這樣有引領,有要求,還有具體任務,一時間,辦公室成為教師們議論教育教學規律的主陣地,尋找教育規律變成了教師們的自覺行動。由于大家的心思和精力集中在教育教學上,因此學校的教研氛圍空前濃厚。
  學科教學規律有哪些?在我做完以上工作后,就引導教師們尋找學科教學規律。我先以自己所教的化學學科為例。初中化學第一個分化點是化合價,第二個分化點是化學方程式和質量守恒定律的應用,第三個分化點是根據化學方程式進行計算。找到這些規律,就找到了解決問題的突破口,接下來就要思考解決的策略。怎樣突破難點?在學習這部分知識時,我適當地放慢教學進度,增加練習量,促使學生在練中學會分析與思考,讓學生去討論,發現錯誤思維方向,找準突破口,突破難點,最終真正學會。
  語文學科的教學規律是什么?有人認為,是在教師的指導下,學生自主有序地感知課文,領悟思想內容,積累知識和語言,并通過運用提升語文素養。簡單概括為4個關鍵詞:感知、領悟、積累、運用。這些規律對不對?還需要教師們思辨,在教學中尋找正確答案。
  數學學科的教學規律有哪些呢?我引導教師們從數學思維入手,在總結歸納方程思想、數形結合思想、轉化思想、整體思想的基礎上,將數學知識提煉總結為“0”“1”“2”“3”“4”“多”,方便學生復習和掌握。“0”指算術類的解法,主要指負數、實數、代數的相關知識和運算;“1”指方程類的解法,主要指一元一次方程、二元一次方程、一元二次方程、分式方程等,解方程的思路大都是直接或間接地降次轉化為一元一次方程;“2”指函數,因為有兩個變量——自變量和因變量,主要指正比例函數、反比例函數、一次函數、二次函數等,函數的問題最終可以轉化為算術類和方程類的問題去解決;“3”指三角形,“4”表示的是四邊形。三角形是初中幾何的核心知識,解決其他圖形的問題大都可轉化為三角形的問題;“多”用來表示統計與概率的主要內容,因為統計與概率是研究多個數據的。這樣一梳理,整個初中數學教材的知識脈絡就非常清晰了,便于學生們學習和掌握。
  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是什么?我們在網上經常看到《一年級到高三學生身心特點對照表》《小學一年級到高三孩子心理全分析+教育方法》之類的文章。從上學開始,學生的生理特點、心理特點、思想特點以及易出現的問題都是有規律可循的。這些規律是在實踐中總結出來的,值得我們借鑒。另外,“三歲看大,七歲看老,十二歲定終身”之類的俗語有沒有道理呢?“幼兒養性、童蒙養正、少年養志、成年養德”這句話告誡我們:不同時期學生的培養重點各有不同,教師不能錯失良機。
  規律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,更蘊藏在教育教學中。按照規律辦教育,關鍵在于要做一個有心的人,深入思考,不斷地反思和研究。只要這樣,就會在教育教學實踐中發現規律,并遵循這種規律,促進辦學水平的提升。
香港赛马会..